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QQ黑客资讯 > QQ黑客新闻 > 文章内容

跟唐僧一起穿越帕米尔(组图)

作者: qq黑客 来源:未知 时间: 2013-06-14 阅读:
QQ黑客 www.2425.net 跟唐僧一起穿越帕米尔

  学者复原玄奘回国之路,原来斯坦因错了

  利用谷歌地图,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和他的团队,精确复原了唐僧回国时途经帕米尔高原的路径。

本报记者焦云龙
1
跟唐僧一起穿越帕米尔
本报记者焦云龙

  在谷歌地图上,巍峨的帕米尔高原横亘在亚洲大陆,从空中俯瞰,仿佛一条蜿蜒的“长蛇”。

  鼠标滚轮继续滑动,地图越来越清晰,“长蛇”红色的身躯上,稀稀疏疏的地名逐渐出现。

  再将旁边的3D小人拖进地图,俯瞰变为平视,置身“长蛇”之上,仿佛身处高原峡谷,目之所及是雪山、河流,还有前方的古道。

  这是近百年历史上首支对丝绸之路帕米尔段精确复原的科考队的最新研究成果,通过对重要节点的重新定位,运用现代技术将它展现在网络地图上。

  6月8日,是我国第八个文化遗产日,作为上海文化援疆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支由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组成的5人团队完成了丝绸之路帕米尔段的3D复原。

  此前,他们深入中国境内的帕米尔,穿越时空,重新见证了当年驼铃阵阵的商队和玄奘西行时所经历的隘口险关,复原了玄奘回国的境内路线、清代叶尔羌至蒲犁驿路和斯坦因之路。

  而这只是开始,科考队希望能进一步复原唐僧西游路线,最终对保护丝绸之路起到推动作用。

  1 斯坦因与地图之误

  斯坦因还试图依照《大唐西域记》英文版复原玄奘穿越帕米尔之路。

  如果不是这次“穿越”,玄奘取经回国的线路或许会一直误传下去。

  历时20天的考察结束后,此次科考队领队、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接受采访时说:“此行更像是一次时空的"穿越"。”

  到达喀什的第三天,4月13日,科考队自东向西开始反向重走斯坦因之路。

  1900~1931年间,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四度到中亚考察,他留下的大量记载成为人们了解帕米尔的重要资料。斯坦因还试图依照《大唐西域记》英文版复原玄奘穿越帕米尔之路。

  侯杨方发现,斯坦因在塔什库尔干与当年的玄奘“分道扬镳”。

  公元645年,玄奘跟随一支商队,从帕米尔高原的一个山口回国。他的行李中装满了来自天竺(今印度)的526筐共657部经书。17年前,他从长安出发,一路向西,抵达天竺。

  玄奘西游,是丝绸之路上一次最负盛名的旅行。他行程5万余里,历经一百多个国家。回国后,经他口述编纂了《大唐西域记》。当年,玄奘在朅盘陀国(都城在今塔什库尔干县城)驻留20多天后,在高原上前行,东下高原,顺利归唐。

  4月13日至15日,科考队从喀什到莎车,经库斯拉甫到恰尔隆乡,到达清代驿站切里贡拜孜。又沿着乌恰河逆流而上,到达通往英吉沙的最后一道山口:海拔3900米的喀什卡苏达坂。登上达坂,侯杨方目之所及与百年前的斯坦因重合,斯坦因也许想象着1000多年前,玄奘拖着疲惫的身躯站在同样的地点,欣赏着同样的景色。

  “但,他错了。”

  4月18日,科考队到达塔什库尔干县城。自此,斯坦因便向东北方向前进。

  “他以为自己抵达了玄奘到过的乌铩国,而实际上那是莎车以北100多公里的英吉沙县。”侯杨方说,斯坦因忽略了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的“城东南行三百余里”,结果南辕北辙。

  考察过程中,科考队使用的中国地图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地图上,公主堡的位置并不准确,实际位置在地图位置偏东20公里左右。而在4月10日,科考队重走清代叶尔羌至蒲犁驿路东段时,地图上明确标注一条路直通目的地阿尔帕勒克,如果一切顺利,团队拥有充足的时间当天返回喀什。但科考队发现,现实中并不存在这条路。

  他们按照自己的判断,边走边问路,直到傍晚,才找到克孜尔达坂。

  2 从公路上的丝绸之路到驴道上的丝绸之路

  纪录片展示的是“公路上的丝绸之路”,他复原的是“驴道上的丝绸之路”。

  到帕米尔考察,一直是侯杨方的心愿。2011年,他曾和朋友到这里旅游,见到了倒映卡拉库里湖中的慕士塔格峰,湖面的静谧与高山的巍峨,让他有了复原丝绸之路的想法。

  其实,除了向往之外,研究中国历史地理多年的侯杨方对这条连通东西方文明道路的走向早已烂熟于心。

  古丝绸之路,全长7000多公里,帕米尔段是其最艰险、最复杂的一段。帕米尔古称葱岭,在汉朝与清代中叶,该地为“国境之西极”。帕米尔高原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海拔跨度4000~ 7700米。

  这个阻断东西方交流的屏障,却是丝绸之路中线与南线的必经之路,也成了东西方文明交汇的集合点。

  侯杨方发现,“虽然丝绸之路会穿过帕米尔高原,但对于一些重要的地标及其经纬度,却没详细记载。”而玄奘回国时从哪里入境,又行经了哪些道路?除了一本《大唐西域记》,均语焉不详。

  在他看来,日本NHK电视台与中央电视台拍的纪录片中,仅涉及喀什市、古石头城、公主堡等已经确证的地点,与“精确复原”相去甚远。侯杨方形容,纪录片展示的是“公路上的丝绸之路”,而他所复原的则是“驴道上的丝绸之路”。

  加之对斯坦因复原的玄奘归国之路的怀疑,他计划沿着当年玄奘的脚步,寻找他所穿越的每一个关口,并用现代GIS技术(地理信息系统),填写了这个空白。

  4月20日,考察队继续向西,过公主堡到玄奘入境的排依克达坂。4月23日又折返,过瓦恰到达坎达尔达坂,这是东北行的惟一山口,侯杨方确定这就是玄奘东下葱岭的道路。

  这次考察和复原如何保证其准确性?为了此行,科考队做了一年的准备。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不到12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他们完成了繁杂的考察前“作业”。“用中国古籍和欧洲考察报告核实丝绸之路上的中英文地名,用军事地图和谷歌地球进行精确定位,最后将地理数据输入GPS设备。”正是有了这些充足的准备,才有了在迷途中找到克孜尔达坂的胜利。

  而在实地考察中,各个隘口、道路又通过对当地居民的采访及军用地图得到了双重证明,而当地地形至今未发生大变化也为考察提供了有利条件。

  3 上网重走“三维”古丝路

  希望精确还原古丝绸之路,误差不超过30米。

  地图上,三条路线和50多个重要地理节点使丝绸之路在帕米尔高原的穿越一目了然。用鼠标“翻越”坎达尔达坂,沿着河谷到达阿克托尕兰干村附近的两河汇流处,一张清晰的照片显示,这里矗立着一棵约3000年的山杨树。

  6月初,科考队制作的平面路线图和3D直观图均已完成。共精确定位了50余个重要地理节点,完整复原了丝绸之路帕米尔段,包括玄奘回国路线,并找到斯坦因所记载的玄奘回国之路。

  3D地图是依靠GIS技术合成,是近年来国际地理学界最流行的研究方法,通过电子地图的形式,把多种信息全部集成在电子地图上,可以检索、浏览、查询。

  侯杨方希望精确还原一个真实的古丝绸之路,而且可具体到每一个山口、每一条河流“误差不超过30米”。

  现在,清代驿路、玄奘路线和斯坦因路线三条路线的信息已经上传至谷歌地图。“我们将会建立一个更加专业的网站。”侯杨方说,届时网友可通过网站,跟着玄奘一起,穿越山口、河谷,还可浏览本次考察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